首页>单元作文>高中第一册

高一上册第四单元同步作文:《阿Q新传》新编

电脑版

  导语:你读过阿Q的故事吗,给他的故事根据你的想象再新编一下吧。下面是yjbs作文网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作文,希望能够对您有所帮助。

 

  《阿Q新传》新编(1)

  “卖报喽!未庄有大事件喽——”小D的高叫声打破了秋天傍晚未庄的宁静。阿Q这先前的“仇人”还真不懒,听说这会儿竟能在城里的报社谋了份小工作,也算光宗耀祖了。而阿Q倒不屑,在他眼中,小D压根儿不过是虫豸,是小畜生,有啥值得显耀的呢。

  “哎,Q哥,来,快瞧瞧,王胡上报啦——”哈哈,世事恰如白云苍狗,这老Q现在可是赵太爷府上的管家呀,照阿Q的学说,也算得上赵家的半个主人哩,小D能不敬他三分么?

  “我靠!那卖虱子的毛虫哪配有这般福分?拿来瞧个究竟!”阿Q扔下正要拿来盛麦子的箩筐,一把抓过几份报来,才悟起自己字儿也认不得几个。接着,画圆圈的丑事又重浮脑海,便又破口大骂。

  骂了个天昏地暗之后,阿Q遂喝令小D道出个来龙去脉,去脉来龙,方知王胡这家伙倚着他那刚过门的“千金太太”办起的沐浴露公司通过了国家审批,打进了全国百强企业。

  “啥狗王胡洗脚水,先前那厮还与我比谁的虱子更玉树临风呢!这回倒好,卖起洗脚水来,还他妈的名声响叮当,可耻!可耻!”阿Q把手里的报纸攥成一团,啪啦地让它来个平抛运动。

  “Q哥!听‘假洋鬼子’说,王胡那无赖先前的生意并不顺意,那洗脚水直放在家里发酸呢?后来啊,只做了个啥广告,哈哈,就……”

  “还不是‘亮丽人生,一切从王胡沐浴露开始’呗!”“假洋鬼子”的突然冒出吓了小D一跳,哈哈,这家伙还洋装金发,好一派绅士装束呢。小日本、亲英美、反动派,阿Q想。

  “对啊!就是这么句广告词儿,Q哥!”小D突地兴奋起来。

  “去!靠!鬼话!胡扯!”明显地,阿Q头上的癞疮疤条件反射般通红起来,谁不知阿Q忌讳说“亮”呢。但他又暗自惊叹,萝卜根一样短的一句广告就可以令狗王胡“飞上枝头变凤凰”?

  “老Q,妒忌不得呦!比你那招借革命党的威风来吓唬咱贫民百姓更厉害呢!嘿,好酒也怕巷子深哪,王胡有今日,还不是我英明的才智……”

  臭美。馊主意。套近乎的家伙,我还懒得理你。阿Q这般想着,于是扛起沉甸甸的箩筐往赵家走去。

  晚饭的时候,阿Q边端着大碗,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赵太爷的那台“松下”大彩电。

  “古士旗服饰——成功的男士!”电视里突然飞出个广告来。

  “呵呵!这个年头,广告似风呀!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个万个广告飞,也不知是春夜喜雨,还是……”赵太爷自言自语,口里念念有词。

  然而阿Q似乎并没在听赵太爷的,倒私下打起如意算盘来。成功的男士!说实在,我还颇有几分羡慕“假洋鬼子”的绅士样子呢。哈,不如我也来个“改头换面”,潇洒走一回。那时,我那初恋天使小尼姑不被我迷个神魂颠倒才怪呢!对,就这么办!

  翌日清早,阿Q早就迫不及待风尘仆仆地赶上城来,城里的光景还真应了那句“女大十八变”呢!人来车往,高楼林立,比阿Q那穷乡僻壤强多了。此刻,阿Q还有点乡巴佬入城的茫然,不知所向,只好四处转悠转悠。

  “祖传秘方,专治癞疮疤!一贴见效,永不复发……”

  对呀,我咋糊涂啦!要是头上那该死的疮疤没了,我实现终身大事的把握就更大啦!阿Q的心乐得像谢霆锋开演唱会一样。

  于是,阿Q二话没说,丢下几个钱,小心翼翼地把“疮立消”揣进袋里……

  阿Q是未庄赵太爷府上的新任管家,是赵家的半个主人,这小D是知道的,“假洋鬼子”也早有耳闻,然而老天爷似乎并不知道吧。第二天,当雄鸡喔喔报晓的时候,只见阿Q竟肿着眼睛,披头散发疯疯癫癫地从赵家大门跑出来。

  诸位,您猜怎么啦?——原来“疮立消”倒反成了“疮立生”了——阿Q的癞疮疤竟平白添了几个“难兄难弟”啦!

  看来,阿Q一意要成家立室,与小尼姑比翼双飞的美梦,八成要化为泡影喽!

  《阿Q新传》新编(2)

  阿Q,天生长得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,近两年,发了点财,他开始注意包装了:口叼香烟,肩垂黄发,身披黑氅,实在帅呆酷毙了。但变化万端,依然不变的是那“小市民”的心理和性格。

  阿Q发的财,全靠他的小聪明,或借或骗来的。平时,他家总是人来人往,“讨债者”满座,遇到节假日什么的,他家里更是车水马龙,门庭若市,为了躲债,也想在外面发点财,阿Q每天总是早出晚归,独步“江湖”。

  阿Q走在繁华的街道上,左瞅瞅,右看看,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。其实,这是一个习惯动作,他出来的目的是发财,当然是“处处留心皆学问了”。

  阿Q正走在大街上,忽然发现前方一个小商店门口有一枚“失散”的硬币,阿Q抬头看看周围的人,迫于面子的问题,阿Q不好直接弯腰,便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,故意“掉”向硬币,然而火机很容易拾了起来,可硬币却像坠了铅一样,一动不动,这时,一个胶水推销员说:“先生,我们的胶水质量还好吧?”阿Q抬头一看,一个人站在自己身旁,这时周围已围满了人,迫于“情面”的压力,阿Q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不错,多少钱一瓶?”“五元。”“五元?”阿Q有点吃惊,但很快恢复了神态说:“噢,不贵,我买两瓶。”说着,极不情愿地拿出了一张好似千年古物般陈旧、破碎的钱买了胶水,此时,大家蜂拥而上,疯狂抢购,阿Q拿出穿山甲似的功夫穿出了人群。

  阿Q自言自语:“妈妈的,没挣到钱反贴了十元,还替人家做了活广告,真倒霉……哎哟,我的头。”只见一个遥控飞机从天而降,狠狠地砸在阿Q头上,阿Q连忙奔上去,使出鹰爪功抓住了飞机,心想:这么好的飞机能值几个钱,若有人取,就和他要些医疗费,若无人取.……

  嘻。

  正想着,一个幼稚的声音说:“叔叔,飞机是我的,能还给我吗?”阿Q说:“小子,你的飞机砸坏了我的头,你必须快拿点钱给我当医药费。”“可我没钱。”“你爸爸给你买这么好的飞机,你去跟他要钱吧!

  ”“那好,你等着。”过了好久,当阿Q正得意地盘算着到底向他要多少钱时,面前出现了一个山一般的人,“就是你要医药费。”阿Q顿时傻了眼,可是在“江湖”上混了这么久的他,立马回过了神,连忙说:“不、不,我怎么会向小孩子要钱呢?”笑得有些不自然的阿Q接着说:“来,小弟弟,好好玩,将来当飞行员。”小孩一听,乐了,大块头见孩子乐了,也走了。

  阿Q坏坏地笑了笑,心想:“妈妈的,小混蛋让老子等了这么久,还叫了老混蛋来对付老子,真是倒霉。”夕阳西下,阿Q毒毒地点了一下点过多次的香烟头,心想:“今天真倒霉,没挣到钱不说,反贴了十元,还差点挨揍……好!明天老子还来。”

  《阿Q新传》新编(3)

  阿Q是一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。他没有一个固定的职业,前一段儿时间还是个擦皮鞋的,今儿个就成了个吃苦的力工。

  阿Q还有一个身份与他相似的人,名叫小D。他们棋逢对手,都半斤八两。但是,小D可是比阿Q幸运多了。要问为什么,因为他领着这些干杂活的人,去搞房地产了。但是,阿Q没有去,因为他心里面十分不服,“妈妈的,我才不去呢!去了我就成你秘书了,只有儿子才听老子使唤,我不去我就是老子了,去了就是儿子了。”

  一年过去了,阿Q依然做着杂工,心里想着:小D不定得穷成什么样了,谁像他一样笨,搞房地产不定得赔多少钱呢!像我一样,天天有钱挣,多好啊!忽然,他眼前一亮,闪着光的奔驰S600从他眼前飞过,坐在上面的是小D。小D手捧IBM笔记本电脑,穿着西服,戴着墨镜,一副潇洒的模样,但他确实是小D。阿Q心里又不平衡了,“为啥我还没有他过得好,没他出息呢?对,只有儿子比老子有出息,我是你老子嘛!”于是,阿Q得到了个“老子”的名号,高高兴兴地念叨着“妈妈的”,找活去了。

  近来,阿Q发现活是越来越少,人们都有了钱,擦鞋都上自动擦鞋店,用力工都找搬家公司。阿Q仔细想了很长时间,想起了别人说过,炒股能挣钱。于是,他走进了股票大厅,手里拿着的是自己几年的积蓄与向王胡借的十万块。他的目光投向了大屏幕,购买了五万股深圳X股,回家打开了刚买的电脑,观察他所购的股票走势。找了半天才找到“深圳X股”几个小字。可是,他只看到绿色的线条应在他的眼前。他没有像其他炒股人心里怦怦跳,也不想炒股那些人那样神经兮兮的,更不忌讳“跌”、“绿色”等字眼。其实他一点也不会炒股,他被套牢了。一天,他的一个朋友走到他跟前,说:“哟,套牢了?”阿Q只知道这时赔钱的意思。于是说:“妈妈的,只有老子才被套牢呢,就当给孙子买礼物了!”他本以为没事了,可是……

  第二天,王胡找上门来,后面还有警察,把他带到了公安局,理由是欠钱不还。原来,王胡欺负阿Q不识字,硬让他在五百万欠条上签了字,日期也改到了去年。正当阿Q不明白怎么回事时,他被推向了法庭。法官凶神恶煞地瞪着阿Q,陈述着阿Q的“罪行”:

  欠王某五百万元,至今未还。

  无证上街进行工作。

  对前两项罪行供认不讳。

  证据确凿,经研究,责令其在近日内还钱,否则枪毙。想死画圆,想活交钱、签名。

  “我……不会写字”。那就画圆。于是他用尽生平最大力气画了一个圆,很不圆。

  第二天,他被推向了行刑场,忽然想起了一句不知何时曾说过的话,“妈妈的,二十年后……”他想呼喊,可是,阿Q觉得全身仿佛似尘土迸散了,他永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死。他封不知道,他在多少年前也曾如此死过,并且要一直死下去……

  《阿Q新传》新编(4)

  阿Q被推上了刑场,这时他有些傻了。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阿Q心里忿忿不平。阿Q的老熟人们都在:赵秀才和洋鬼子坐在台上,因为他们胸前戴着那银桃子;小D也在,他最想和阿Q打上一架;吴妈也在——阿Q一直在看着吴妈,是啊,这最后几眼。

  “啪——”一声枪响,子弹正中阿Q太阳穴,他应声而倒。人们都各自回到未庄,表情漠然。本来认为不会有人收尸,然而一直,在旁边的一位西服革履、带着近视镜的人急忙上前,抱起阿Q的尸体,上了奔驰,奔驰而去。

  他不是阿Q的朋友——阿Q也没有——而是全国最着名的医学家A博士。A博士想:阿Q这样着名的人物,我怎么能让他死呢?我一定要把他救活!就在这时,A博士的手机响了起来。消息是从医院传来的:A博士最好的朋友B博士几分钟前出车祸身亡,现在尸体在医院,躯干毁坏性损伤,头部无大碍。A博士悲痛欲绝,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。自言自语道:“为什么不能这样?”

  医院手术室里——A博士忙得不可开交,他利用新技术把B的脑部组织及其记忆移植到阿Q的头颅中。24小时后,手术成功。

  B博士——应是BQ博士,醒来后,睁开眼,噢,怎么没戴眼镜就看得这么清楚?他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得劲,站起来一照镜子,哇!怎么自己变成了阿Q?经过A的详细解释后,BQ才恍然大悟。

  B博士本是金融界有名人士,车祸前他曾被哈佛大学邀请去讲学,因为手术很成功,所以BQ如期赴约。在哈佛讲学后,他又顺便到华尔街走了一趟,凭自己的金融头脑,大挣一笔美金,风光地回了国。

  BQ回国后,先到了未庄,开了阿Q银行、阿Q连锁超市、阿Q电脑房……让赵太爷给自己打工,让赵白眼和小D去看大门。这本是阿Q梦都梦不到的,也是阿Q的头脑所想不到的。

  阿Q(BQ)终于在未庄扬眉吐气了,他每天西服革履,坐着“宝马”,吆喝着赵太爷。

相关推荐